鲁媒质疑足协新政:前后矛盾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场寒潮揭开了2021年的序幕,也应和了时下中国足球的现状。在岁末年初,推出了限薪、中性化、扩军等一系列新政后,中国足协没有收获太多掌声。球迷拉横幅、包大巴,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不满;被限薪的球员自然不可能打心眼里支持新政;就连最该支持新政的俱乐部投资人们似乎也在通过“撂挑子、甩锅”等手段表达不满。中国足球遭遇的寒冬似乎比当下的天气还要严酷,而能否迎来理想的“暖春”没人能够给出答案。

寒冬时节足球冷冷清清

新年伊始,转会窗口开启,本该是中国足球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比如大牌外援来中国淘金,内援转会蠢蠢欲动,各队纷纷开启备战新赛季的计划。然而,这样的热闹景象并未出现。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中国足坛的转会市场异常冷清,大牌外援纷纷撤离,国内球员不求跳槽但求薪水到位,没有人再去“乱折腾”。

中国足协对于中国足球尤其是职业联赛的不满与改革决心由来已久。2015年的时候已经出台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这次在岁末年初出台的新政也基本按照此前方案的大方向做出的。这次新政最重要的三项举措包括限薪与限制投入政策,中性名改革政策以及三级联赛扩军的决定。

限薪与限投政策得到了俱乐部投资人的一致欢迎,毕竟在如今的经济形势与足球大环境下,这样的政策有些顺应民意的意思。但很显然,作为直接“受害者”的球员方对这样的政策肯定不会持欢迎的态度。国内球员因为无论如何都要在这个大环境下讨饭吃,只能选择忍气吞声。而且目前不仅中甲中乙存在欠薪问题,中超也并非所有俱乐部都能够按时发放薪水,所以别说转会,能够先安安稳稳把原有薪水拿到手,就是很多国内球员最大的愿望。

但针对限薪限投,外援外教的态度则完全不一样,很多大牌外援,像胡尔克、马丁内斯等都是在联赛结束后一刻不停地离开中国,他们也都在其他联赛找到了新工作;而包括范布隆霍斯特、佩雷拉等外教,也是在赛季一结束就选择离开并明确表态不会再回中国。

大牌外援与外教的离开注定会让未来的中国职业联赛经历一段时间的下滑,无论比赛的精彩程度还是受关注度都会打一些折扣,这也是中国足球寒冬到来的前奏。而因为限薪限投的规定,今年的转会市场肯定难以再现当初的火爆。据统计,上赛季已经有四家中超俱乐部在转会市场实现零投入,今年恐怕这个数字还会扩大。

中国足球冷清还在于新政之间的矛盾。比如限薪限投的出发点是保护俱乐部生存和发展,进而稳定中国足球的基本发展。严厉的限薪政策也是足协为俱乐部减负减压背锅。包括联赛扩军也是为了缓解俱乐部的生存压力,但中性名政策则打击了投资人的积极性,等于严重破坏了中国足球的投资环境。这样前后矛盾,甚至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政策被同时颁布的确让人哭笑不得。

只有中性名矛盾异常火爆

冷清的中国足球虽然没有可以吸引眼球的转会消息,也没有振奋人心的成绩提升,但有一件事最近依然一次次登上媒体头条,那就是各地球迷因为俱乐部中性化改名的事变得莫名暴躁,有的拉横幅静坐,有的包大巴打广告。球迷因为改名一事与足协甚至俱乐部产生的矛盾成了这个寒冷冬天里,中国足球唯一火爆的事。

关于俱乐部中性化名称的问题,《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里早有提及。原文表述为:“推动实现俱乐部的地域化,鼓励具备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名称的非企业化”。很显然,这条政策的初衷是非常好的,甚至放在长远看,对于中国足球发展是绝对有益无害的。毕竟,中国足球职业化前20多年里,很多球队不断更名不断流浪,毫无归属与发展,球迷支持与信任更无从谈起。而对比欧洲五大联赛,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更是一种常态。所以说,从足球发展规律来看,中性名改革是积极也是必要的。

只是,好的政策与初衷,在落实过程中还要从实际情况出发。在中超层面,几乎没有一家俱乐部赞同这样“一刀切”改名的方式。目前反应比较激烈的两家俱乐部球迷分别是北京国安与河南建业。国安方面,有球迷包大巴车提出抗议,认为中国足协的做法不尊重历史,不尊重足球文化。不过。好在国安还有后路,那就是中信集团彻底退出,如此以来,国安的名字就符合中性化规定,被保留的可能性很大。

建业的问题有些出人意料。他们是中超俱乐部中为数不多,甚至是除了广州恒大和富力以外,唯一就改名问题向外界发公告的俱乐部。只是,他们宣布的拟改名得罪了所有人。根据公告,河南建业俱乐部拟改名为“洛阳龙门”。不仅“建业”没了,连“河南”俩字也没了。就在公告宣布不久,有激进的球迷组织已经宣布解散,随后有球迷到俱乐部所在地拉横幅抗议,甚至有球迷下跪,网上各种声音混成一片。有球迷称建业为河南足球的叛徒,有人为俱乐部投资人胡葆森站台,认为老胡为俱乐部投资了26年,真金白银掏了几十个亿,改啥名是人家自己的问题。看到这样的混乱局面,建业赶紧出来表态,表示改名还有回旋余地。

足球发展有自身的规律,但足球发展更要切合国情与现实。目前,中国大部分足球投资人还是对球队名称的广告效应有所诉求,而中性名政策打击了投资人的积极性,用圈内人的话说,“把企业名从俱乐部名称中去掉,老板们投足球为了啥”?

生存是目前最重要的标准

1月4日,中国足协发布了《关于提交2020年俱乐部全额支付一线队运动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的通知》,要求各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以及中冠前4名的俱乐部在1月29日17时之前上交工资奖金确认表。工资奖金确认表是准入审核的重要文件之一,这份通知也意味着2021赛季中超、中甲和中乙准入审核工作正式启动。

对于这样的准入审核,俱乐部与球迷都不陌生。过去两个赛季,已经有超过20家俱乐部倒在这道关口上。可以说这个工资确认表对中国足球而言,就像是“过年关”一般。不仅俱乐部要操心如何偿还欠款完成签字,足协也要担心,来年开春还有多少俱乐部能够顺利完成注册。甚至有球迷戏言,“中国足球集体造假的时候又来了”。可以确定的是,受到疫情等方面影响,今年中国足球的这个“年关”尤其难过。

球迷之所以说“集体造假”,因为以往足协公示的表格中出现过一家俱乐部的十几个球员签名字体完全相同的情况。再说,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大前提下,包括中超大多数俱乐部在内的多家俱乐部存在欠薪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媒体多次披露相关情况,更有外援外教已经在国际足联申请仲裁。比如贵州恒丰俱乐部已经被限制引援,他们如何完

作者:杜金城

(责任编辑:张泽农_NS5732)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